ENE

前阵子有了个很喜欢的儿子。
所以他现在死了。(bu)
人设写的太完整,所以死戏写的也很快。
florin是另一个姑娘家的儿子。
组了cp。
嗯又是同性。。。
无所谓了,,毕竟女儿太少嫁不出去【滚】
写的依然觉得不好。将就一下吧。
又是半小时的作品。
人设下一次有时间整理再发。

当下床都需要有个人扶着的时候,我知道那天不远了。活着的日子像是一场缓刑,而那一天的结束就像睡觉一样简单。要做的,只是闭上眼睛就够了。
我没害怕过,甚至开始对那天的临近越发的淡然。可有一个人是害怕的,他比我怕。我可能没法描述,但那种恐惧可能比我小时候从楼上被推下去的一刻感到的绝望还要严重。他因我有了抑郁症,可我无能为力。我甚至会忘记一些事情,包括他的名字。听他不厌其烦的重复着那个好听的名字,我或许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重复着重复着,才能完全的记忆。Florin。
Florin。Louis。Ramirez。
我叫他Fi就够了,他是这么说的。每一次喊他他都会笑,把我搂进怀里。是很重要的人吧?在我回忆不起的时间,我盯着他写下来的名字总会思考这个问题。每一次的回答都不会改变。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记忆在我这里就像碎了一地的玻璃,捡不起来。妄图去拾起某一片的时候,要么被划伤,要么不完整,又碎了。阳光照着这一地的碎片,合适的角度里,我能从那光线中想起什么,模糊不清。黑夜来临的时候,那我会连自己的事情都全部遗忘。
似乎还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像充斥的迷雾的夜晚空中那颗微亮的启明星。
“我想去看海。”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起多少次,忘了多少次,又想起来这个愿望了。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天已经来了。
他不由分说的抱着我来到海边,而我虚弱的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要破晓的时间,四周只有海浪的声音。一点光线割破了天际,地平线微微闪着亮光,星隐去了。我以为自己在颤抖,但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我发现抖的人是他。
“我们约定一个地方再见好吗?。。。你可不能违约啊,paddy。我的恋人。”我已经看不清他的脸了,冰凉的泪滴落在我的脸上,他却好像是在笑的样子。
我一直以为海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地方,我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我的灵魂会不会沉到海里去?那样会不会很冷?我莫名的害怕的起来。身体的温度开始慢慢的降低,伴随着意识的流失我似乎感受到了面前的人到底有多害怕,因为我也感同身受。我想要抓住他,可是身体早就没有了反应,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带走了我随后一点的感觉,遁入了黑暗。“对不起。”
海再好看,没有他的温度我怎么会觉得好看。从此,我们都是孤身一人了。
还有那么一些话,并不能说完。
“Fi。我爱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