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二】争夺

今天是杰克被发现多重人格的状况并因伤住院的事?
ooc继续私设继续。抱紧推演不放。
其余支线写不出来能力有限。。。
以上?


————分界————
睁眼的那刻,提灯凑近的光亮又迫使他闭上眼睛。简单的一秒足够他意识到自己在何处。医院。他终究要来这里的。
那种把最后一张纸捅破的感觉和着泪水浇灭杰克内心的希望。在他的另一面燃烧起来的火焰终究是把他烫伤了。
他花费心思隐瞒着不堪的过去。他写日记劝说侵入他身体里的恶魔不再行恶。他试图让自己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但是今天,他被指责,被揭发,被剥削。
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玩偶。棉絮从粗糙的表皮溢出来,一根根挑断的黑色短线戳痛了他的眼睛。【骗人。明明什么都没有。】他已经有些记不得,这句话到底是谁说出的。只是那种声音在耳边重复,重复,重复,停下。
【求求你,停下来。】轻声的哀求不能被门外漠不关心的护士听见,他却觉得意识越来越恍惚了。过去的细节填满了所有的感官,黑暗将他从惨白的病房拉入虚无。【救救我。。。】
他似乎消失了。
醒来的杰克这么想着,漠然把脸上的泪痕擦去。他很乐意把那个好孩子伪造的表象亲手撕开,让这个身体能够更多受自己的控制。这只需要小小的混乱而已,一个精致的小礼物,几声警笛的忽近忽远,还有,被毁掉的画。想到这杰克的脸色黯淡下来。是的,该死的画。那种安静的感觉就不该有。被迫保持缄默,保持隐忍,凭什么?!最后出来的作品也不过是被荒谬的艺术家跟风吹捧而已。画作没有价值。至少那个孩子的画没有价值。杰克坐直的身体颤抖起来,心脏要撞出胸膛的痛感持续的时间比平时要久。冷汗浸湿衬衫,瞳孔缩动着有些失去焦点。杰克厌恶争夺主动权的过程,但他也觉得这是那孩子最终的反抗了。
也许是过了很久。
时钟的咔哒咔哒已经远去,等病房里唯一的住客呼吸平缓的时候,那副精致的面容笑了起来。
【你还是没能,阻止我。】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