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一】礼物

继初章后的随笔。
【熬了一个下午一点都不随心】
根据推演写出来的一小段,ooc仍有私设不少。
以上。


————分界线————
这是突如其来的想法,他想要给他留一个礼物。
杰克只身来到墓园,瘦削的身影轻松避开打瞌睡的守墓人来到暗处。墓园的角落那是一块新墓,薄薄的雨融化了墓碑上黑色的字迹。他伸出手把逝者名字擦掉。
【May the dead rest in peace.】宛如咏叹调的低语多了一分讽刺。他笑了。
用铁锹掘出棺木,他撕开黏连肋骨的皮肤。失去跳动力的腐烂心脏被挖了出来,杰克小心的将肮脏的气息封在精致的盒子里。噤声的渡鸦在枯树上看着这幕,带着死神的阴影挥了挥翅膀,便保持着缄默安静了。罪恶的音乐是不应在明处被听见的。
他在合起来的棺材上坐了一会。风钻进黑暗的斗篷里带走身上的温度,也风干了地面渗入泥土的血色。
不远的钟塔敲响今夜的第一声。似乎是这声音穿透雨幕撞醒了守墓人,远处一缕柔光晃了过来。杰克不紧不慢的起身,把之前的土踢到坑里踩平,拉下斗篷的黑色风帽才小跑着往另一边破碎的栏杆前去。雨水顺着他的黑发滴下来,随着逐渐减弱的雨水一并落入脚下的水洼。他翻身脱离了墓园来到街上,仿佛夜里急着回到温暖床铺的赶路人,步伐快速而匆忙。
迂回的小巷通向罪恶的汇集处,杰克顺路扔掉弄脏的斗篷回到自己的住所。回到家,回到光明。杀人者脱壳为绅士,血液里的疯狂开始平稳。他拉开椅子坐到桌前,流畅的花体刻在纸条上。
【把它寄出去。】

评论(1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