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随记。】

泪水顺着鼻腔一路淹下来。
彷徨的,黑暗的,咸腥的窒息感。
单纯的不再想呼吸。
闭上眼睛。
温热又逐渐烧灼起来的液体,
溢出眼角在皮肤上刻下存在。
一点点的回想,
各种各样奇怪的气息。
潮湿森林在太阳并未通透的时候,
薄灰上火星飘动那刻,
苦涩,却热烈的气息。
没有见过的事,为什么知道呢。
抽丝剥茧的逃离所谓现实。
好痛。
看见呼救的人,
把求救的信号调为静音。
一样在害怕着。
退回了茧里。
病了。


不知道怎么说。就这样很奇怪的描写一下吧。
看到别人的痛苦,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痛苦。
就会意外的哭出来。不知道为什么。
森林里的火星,是意外想出来的东西。
或许指的是希望。
然而真的燃烧起来,反而有不好的效果呢。
在这里加一句吧。
【也许那头顶的光亮,已经有人触及了。】
我希望我所爱的人,都能安好。
我希望我所爱的人,都可以走自己的路。
我希望我所爱的一切,都在通向幸福。
我也希望我。可以摆脱这份畏惧。
世界晚安。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