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bl】十二点

不写人设以后再说xxx
终于有儿子啦xxx

几乎没人知道这一家酒馆的老板的来历。
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温文尔雅的男士。
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酒店不成文的规矩。
午夜十二点,这里的门会打开一分钟。
大家在白天都能见得到那个空位——进了这个小酒吧第一眼就能看到的空位,上面摆着一个精致的杯子,老板似乎说过酒吧里只有一个这样的杯子,而它就静默的被摆在那里,从来不曾落灰。
没人敢去坐那个位子,可是由于酒吧的价格不高,酒很齐全也很好喝,除了那个空位之外都挤满了人。
老板很爱干净,大家也尊重这个年轻人禁止在酒吧里吸烟的规定,当然,也尊重他对于那个空位的沉默不加解释。
有人说,老板会在十一点打烊之后,给那个杯子斟满苦艾酒。深绿色的液体,在烛灯下的光显得有些寂寞。
十二点之后是宵禁的时间,所以小村里的人都睡了,固然没有太多人对那个规定有太多的了解。十二点零一分,门会被轻轻的合上,烛光也会消失。这是一个流浪汉说的。可是谁又在乎那一分钟的时间会发生什么呢?
有人说这个年轻人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孤单一人,大概是失去了原来的爱人,她可能有喝酒的习惯,所以他会用这种方式来纪念。

“晚上好。”他还在擦拭着手里的玻璃杯,直到它映出自己的影子。
“那么,我该说早安吗。”来的人轻轻合上了门,指针指向十二点旁边的那一小格。“咔哒。”
他把蜡烛吹灭了。“当然可以。早安。”
玻璃杯放回架子上的声音。还有指针放在唱片上的声音。那个很旧的碟子咔哒咔哒的转了起来,发不出声响。
“听得见吗。”
“听得见。”
像是在听歌一样,两个人沉默了一会。
“今天换一首好了。”他把指针取下来,重新放了一块唱片,这一次,什么声音也没有。
“好啊,你最喜欢的对吗。”
“嗯。”
又是一片沉默,除了来者用指尖扣着杯子的声响,和断断续续停下来抿一口酒的声音。
唱片在一个地方停下来了。他却轻轻唱了起来。“to the forever 。。。”
“love。”他应和着,喝掉最后一滴苦酒。
清冷的空气里混杂着金属的味道。和他唇里的味道一样。
外面巡逻的结束,整个小镇陷入了沉睡。
他知足的微笑着,轻轻把门叩上,等着那个身影远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