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碎。【黑白。正文。长期。】

好困,困到头疼。
然而为了自己文风被吹回来了一点就算是熬夜废也要写下去。
今天大概这么多吧。
写的是鬼使黑白生前。小时候的一天夜晚。发生的事情。
祝他们有个好梦。这样我也能安心睡了。
最近给小白换了新衣服一下子没了皮肤券了,希望小黑不怪我【怎么可能怪我呢高兴还来不及】
最后,ooc是我的。小白是小黑的。
地府骨科大法好。


一个疲倦的身影小心翼翼的推开后门溜回了家门。在微弱的月光来不及捕捉到面前人的神情的时候,门被轻轻的合上。
男孩走过去坐在另一个蜷缩在草席里的人身边,把手里的包袱打开来。
两个手掌大小的小包子,还在冒着热气。
“趁热赶紧吃掉吧。反正他们睡着了也不会发现的。”鬼使黑把包袱塞给自己的弟弟,起身看了看隔壁便回来点起了一只蜡烛。
烛光下面一切渐渐清晰起来,鬼使黑面前的人正盯着那两个小包子发愣。
“你从哪里搞过来包子的。”几秒之后鬼使白已经忍不住饥饿咬了一口,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把包子放下了。
鬼使黑借着蜡烛微渺的温度温暖着自己的手,抬头笑了一下。“寺庙里。至少说那里的和尚还没有那么绝情啦。”
“你说谎的样子真的很容易让人识破呢。哥哥。”鬼使白坐直了些用手拨开对方的刘海,额角的一道擦痕显露在眼前。“寺庙里的那些人才不会用扫帚敲人。”
“那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鬼使黑摆出无所谓的样子,身体微微后退了些避开弟弟的手,让刘海再一次把伤痕遮住。“可是我不能让你饿着。”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把自己伤着。”找不到什么言语去反驳自己的兄长,包子的温度在手指慢慢流逝却未入口,鬼使白皱了皱眉抬起头。“你吃过了没有?”
“吃过了。如果不是我贪吃还能再给你留一个。”鬼使黑似乎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谎言有多拙劣,甚至意识不到说出来的事物就像一张白纸盖住的盒子,稍稍揭开一个角就能被察觉。
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或许是天意,鬼使白相信了。
“那就好,”浅笑在鬼使白的嘴角荡漾开来。“我不客气了哦。”
很难吃到肉馅的包子,那种不言而喻的幸福感让两个人都觉得日子没有那么困难了。
鬼使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弟弟把包子吃干净,然后把包袱的布铺开来叠好。他就那样安静的看着,有些恍神。
“你一定要好好的。。。”鬼使白似乎听见了这样的低语。
“哥哥。。?”瘦弱的身影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却被他的兄长搂在怀里。力道不大,似乎挣扎一下就能够离开,但是鬼使白选择了待在原地。“我。。”
“睡觉吧,不早了。”除了那一支小小的蜡烛,周围已经没有任何的光了。打断了鬼使白的发话,鬼使黑慢慢躺下来给他的弟弟盖好草席,没有忘却把被角多留一点给对方。“我一直都在。”
“嗯。晚安。”鬼使白微微抬起头,转过来将蜡烛吹灭,随后又依偎进鬼使黑的怀里。因为哥哥,才能走到现在。。。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一起战斗呢。。几乎是每一个夜晚都会去认真考虑的事情,他却又很轻易的在温暖当中陷入了沉睡。
“晚安。”四周涌过来的黑色让鬼使黑闭上了双眼。只有怀里的温度让他觉得自己还存活于这个世上,那种容易幻灭的希望,就在他的手中,完完全全的寄托于他。今天晚上,拜托给我一个,不,也要同样要给弟弟一个,很棒的梦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