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两个星期前某一天的记事x一只好气好气的跳跳哥x【日常】

说今晚更就是今晚更虽然我已经困死了x
不过好像已经是早上了诶。十二点多。
算啦发完赶紧去睡xxx以及,跳跳哥哥,阿妈真的还爱你。


“阿妈。。。不你不是我阿妈。。”我看着一脸要气哭了的跳跳哥哥,他指着我就差拿棺材砸我脑袋上了。“你怎么能这样。。”
我瑟瑟发抖的躲在鬼使白后面拽着他的袖子没吭声。
几分钟之前,干不出鬼使黑碎片的我一气之下喂了跳跳哥哥家两小只给鬼使白升了星。
“阿妈不是故意的。”鬼使白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定,试图安慰一下几近崩溃的跳跳哥哥。
“怎么可能!阿妈把你当儿子不把我当儿子!”面前孤零零的僵尸把背后的棺材往地上一摔呜咽起来,那种感觉像是要硬生生砸出他家两个弟弟妹妹。然而,结果只是结界的地板碎了不少,顺便吵醒了一旁做着好梦的判官。
“阿妈,发生什么了?在下能帮忙吗。”判官和善的性格估计再过个八百年都不会变,揉了一下帘子后方的眼睛,他站起身往这走来。
“好的吧。。。。”把他扯过来好让自己同时躲在两人后面,我把事情的原委重新复述了一遍。“阿妈把跳跳他家两个弟弟妹妹送去给小白升星了。当时因为挤不上小白他哥哥的车一气之下就。。。”
“。。。那也没什么关系的。”顿了一会判官转过身算是“看”着我,脸上的微笑感觉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阿妈最近运气不错吧,而且符也挺多。不如抽几个看看能不能找回跳跳哥哥的弟弟妹妹?”
“嗯。这样或许可行呢。”鬼使白收起他的小包子,感觉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事件了。
我似乎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那,就这样吧。”

没过多久三个儿子都挤在了祭坛的旁边。大概是在各自想着心事,还不忘看看我手里的符。
“那我开始了喔。”我在符上面随意的写了一点什么便把符咒向祭坛中心扔去。
“嘭----”薄雾散开了以后是一个黑色的身影,还没睡醒的他拾起一旁的镰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困死了。这么晚。。。等等?!月白?”还没等我叫出声,那个名为鬼使黑的式神就扑向了他的弟弟,与此同时跳跳哥的棺材盖子也毫不客气的抄了过来。
“月白你好厉害啊。都已经二十级了!真不愧是我的弟弟。”鬼使黑几乎忘记了一旁差点被打晕的阿妈,径直抱起了弟弟转了一圈。“太好了。。又能见到你了。”
“快放我下来。。”即便是装作生气的样子,鬼使白的眉宇间也看得出他有多开心。“好了啊。阿妈被砸了。。。快去帮忙。”
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已经被判官从棺材盖下面救了出来,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新儿子。“我。。。你你。。”我真的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了。怎么来的这么不是时候。。。偏偏是你。
“哦呀。”终于在这两个兄弟的世界里我得到了一席之地,鬼使黑把弟弟放下以后转过脸看着我笑了。“我的名字是黑羽。晚上好哦阿妈。”他似乎不在意我灰头土脸腰酸背痛的样子,安定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阿妈能让我刚来就看到弟弟真的太好啦。我一定好好努力赶上弟弟的,因为我要好好保护他啊。”
这些话。。。好像不是这个时候说的呢。
“那你还是先保护好阿妈吧!跳跳哥哥给你收拾啊啊啊啊!”
总之我收了符咒拽着判官就开始跑,一边琢磨着自己为什么要拽着判官跑一边逃离了追杀自己的跳跳哥。怎么说好呢,那可怜儿子绝对要气死了。弟弟妹妹没要回来,自己打的江山都要拱手让人了。
鬼生无望啊。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