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半夜三更的摸鱼连名字都没想好x

失眠了真的好难受喔。
那就让小黑小白一起失眠吧【bu】
好啦以后大概会继续写反正看心情。
就算只有这么一点还是厚颜无耻的发出来了。
再说一遍/ooc是我嗒别抢。/

尘世在夜晚步入沉睡,华灯减退。清冷的气流在府邸的纸门见流窜,轻叩着窗檐。
“还不睡。”说话的人已经在这个点收敛了他白日里的暴躁脾气,身上黑色的睡袍像是要融进夜色。
“嗯。”低垂下来的脸被白发遮掩,没有谁看得见应答者淡漠而又悲伤的神情。“睡不着。”
深夜事实上是一个美好而又痛苦的时间,尤其是对一个失忆的人来说。这个时候不需要考虑太多,甚至不像平常那样需要为了身边那个人努力回忆往事。但随之而来的,是无边的空虚感。
鬼使白微微抬起了头,月光的嫩白色敷在脸上。精致的面孔正如那个名字想表达的意味一样。
“月白。”鬼使黑清楚面前人的苦恼是什么,但是他不选择干涉。正像他原来说的那样——那些日子只要自己记得就好。“想不起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感觉这样说话的不是自己。平日里话很多的人,现在却找不出什么措辞能够来安慰自己的弟弟。或许是夜晚太过宁静的缘故吧,静的像一片薄冰,随时会因为自己的不慎而碎裂。他似乎有些怕。
“嗯。”依然是简单的回应,鬼使白便不再多说些什么了。他现在觉得有些冷。那种来自内心的荒凉感,让他不由自主的握了一下身边人的手。他也在怕,不过情况更糟糕。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这样的动作难免让鬼使黑惊讶了一会。但是对于他而言,惊讶转变为自己作出反应的时间不会超过一秒。同样握住了对方的手,鬼使白手心的温度在他的指尖流转。“我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