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杰佣】小甜饼的后续

是的这是第二章——

但是和原来的习惯一样本文可单看x

邪教磕的开心w糕点师X弹簧手

杰克我们可以去警察局一趟了x

以上。今天也是欢脱的很w


快被淋透的奈布跑进来的时候,杰克或许还花了点心思心疼一下他的地毯。不过在他认清楚是谁的那刻,那些多余的事情也就甩在脑后了。【喔,真是个意外呢。】他不免感叹一下,走到房间帮奈布拿了毛巾。小巧的糕点屋多少因为烘焙坊沾了点暖气,冷的发抖的奈布很快安稳下来。


【额。。抱歉这么晚打扰,先生。】奈布并不是有意闯到这里的,无奈的是大雨淹没了回家的路。除了杰克,他在这里没有太多认识的邻居,如果说有,那也热情的让奈布根本不敢留宿。他把外套和帽子放在一边,站到一小块没铺地毯的地方擦起头发。


杰克不免的笑笑。【如果我睡了的话你再这样闯进来,那才是要说抱歉的时候。】他走过去把奈布的衣服挂起来,顺手伸到毛巾里帮他揉了几下。【吃过晚饭了吗?】


【吃过了。】说实话在雨里跑了那么久奈布已经又饿又累了,但他并不愿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的施舍,也许在他的另一个概念里,忍耐是一个军人需要的品质。


【哦,那么。。也许你可以去休息,而不是站在这个角落里等我把你带出来。】杰克收回手去柜台里拿了一个纸杯蛋糕,自顾自的坐下来咬了一口。


站在墙角的小家伙明显愣了一会,他莫名产生了一种杰克是故意当着他的面吃东西的意味。奈布移开视线慢慢挪到地毯上,思绪却又回到了几个月之前。飘入鼻腔的蛋糕甜香让他想起了那个甜甜的吻。【为什么是。。甜的呢。】


【嗯?】杰克明显是听到了他的低语,吓得奈布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不不没什么。。】他低头盯着地毯,余光里能感觉到那个好奇的身影正在走过来。


【说说看吧,小先生?你好像有什么瞒着我呢。】杰克蹲下来伸手抬起奈布的下巴,目光里有浅浅的笑意。


【唔。。为什么会是甜的。那天。。】那个孩子向后退了几步靠在墙上,海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疑惑和不安。


也许是又吓到他了吧。杰克无奈的叹口气,起身拍拍衣摆。【因为。。糕点师本来就很甜哦。】他觉得自己理解的并没有错,不过那天的小小伎俩居然让这个孩子介怀这么久,也算是很奇妙的事了。


【诶?】再怎么说奈布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人不是蛋糕做的这点也肯定清楚,杰克这样的回答反而让他更为不解。


【不信你再试一次?】站在面前的人似乎是信誓旦旦的样子,奈布将信将疑的拉起伸过来的手。就在他尝试着凑近杰克的手背的时候,一股力量伸到到他腰际把他抱了起来。【哇唔——杰克你!】受到惊吓的奈布在杰克的怀抱里挣扎着,动作却因为对方不小的力道变成徒劳。


【我说你。。小先生。过错可是你自己犯下的哦?】杰克的笑容又变得像那天一样了。温暖,却又有着狡黠的意味。他抱着奈布慢慢走上楼梯,最后把他放在床铺上。奈布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鹅绒被的柔软,仿佛陷在了云里,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无力感。他的意识有一点恍惚,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面前靠近的人。


杰克摘去了帽子。他不是很想浪费今晚的机会。也许。。也许只要一点点就好。他没怎么去考虑这样对待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是否合适,但至少他不会越界。他单纯的喜欢着,就像他对待他的每一个甜点一样用心。


奈布感觉的到对方手心的温度附上前额,再慢慢滑到脸颊,向下揽住他的脖颈。那天留在唇上的余温又一次归来。这次奈布多少感觉出来是蛋糕的甜味,那么上次。。。算了。就当作是个谜题吧。他带着轻微的挣扎抗拒着侵略,却因为逐渐加重的窒息感身子渐软下去。他或许还不能很好的理解那种异样的情感,但他至少能感受到,杰克的存在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简单。


雨悄悄的在夜里停了,慢慢拨开云雾的月光透进窗里,落入两个熟睡的身影的梦里。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