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杰佣】占有

想写就是写了x依旧可接上文可单看
现代au,ooc有私设有
主线设定在评论区
以上。

—————分界—————

血色浸染萨贝达的手掌,温热的液体在地面积聚起来。他咬住嘴唇硬生生把声响咽回去,那股冲劲就在他的胃里留下绞痛。
【和你的先生相处如何?】
杰克低眉望着半跪在自己面的人,暗红色的眼睛里流淌笑意。他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他也知道对方不会还手。匕首从手里脱落摔在地板上,在对方脱力倒下之前,杰克掐住了他的脖颈。他能看到萨贝达下意识的抓住他的双手,力道不失曾为佣兵的手劲,血染透整洁的衬衫。温热的液体在冰冷的空气里慢慢被同化,杰克终究还是松了手。猎物值得玩味但失手便会无趣。他喜欢对方挣扎的样子,但不是今天这样死死盯着他的那种模样。
富含情感的眼神只会让他烦躁。轻蔑,坚毅,嘲讽,甚至怜悯。他确实读到了这些。杰克站起身,脸上的笑一点点的褪去。【凭什么是他。】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良久。萨贝达靠着沙发缓慢撑起身体,甩甩手仿佛碰到不干净的事物。溅起的血珠落进地板的血迹里,无法交汇的视线里只有纯粹的漠视。
【你没有这样的资格。】
话语似乎是刺痛了杰克,一抹惨白代替了平日脸上的温润。他开始抽搐着笑起来,把萨贝达死死的摁倒在沙发上。也许是失血的虚弱,身下的人并没有再反抗。
【那你和他相处的资格就由我剥夺。】
他扯下无用的领带似乎也放纵了一时的疯狂,低头咬住佣兵带着旧伤的唇瓣。淡化的血腥味扩散到口腔里,他搂紧对方意外柔软的腰际慢慢摸索。杰克向来不会掩饰他的占有欲,今天也如此。
【奈布。。只有我才能这样叫你。】缠绵后松开怀里已经有些昏阙的人,杰克贴近他的耳畔轻声低语。血染湿了皮革一缕缕陷入缝合的丝线,伴随着暗影里人的意识开始凝结。萨贝达微张开唇瓣像是想说点什么,但仅存的体力却留在那抹微笑上暗淡了。
黑夜侵入失去光源的房间,似乎有谁扶正怀里疲软的躯体,慢慢给他包扎着伤口,泪水也滴在那个熟睡的人的面颊上,带着悲伤沉默了。
TBC。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