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E

我超懒的。

【杰佣】光。

可以结合上篇看也可以直接看。
待续,中午没太多时间写。
现代au但保留不少原设。。。
我还是死在推演里的好【躺】
ooc有私设有,待续。
我的杰佣一直不甜不苦白开水。。哦谁知道呢。
以上。
—————分界—————

杰克或多或少的想过,他眼中的世界是不是和萨贝达太不一样。他会在黑暗中期许光,把生活照顾的细致入微只是为了掩盖。但萨贝达不是。他天生是放纵的,这幢小小的别墅不过是他一时的安身之所,并不能安放他的心。就算有他也不能。
杰克已经回想不起他们在一起的原因,那实在是过于平淡的一天了。就像现在的每一天一样。早餐,工作,舞会。他不是很清楚萨贝达在家里的日子是怎样度过的。他并未提出过离开,却也没有坚持过留下,仿佛对于他来说这就是简单的生活,没有再选择的必要。
【奈布。。。】夜色降下来攀上窗帘,餐厅的暖光扩散到每一个角落。【你明天有什么打算吗?】杰克今天并不舒服,隐隐作痛的脑袋让他想打住这个话题。
【照常。】对方只是做了最简单的回复,有些钝的餐刀抵在铁盘上传过来咯吱咯吱的声响。杰克似乎想起来了,萨贝达最近说过要去寻找失散过的战友,他当初以为这是个荒唐的提议,现在却觉得如果他不这么做,他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存在形式呢?杰克低下头看着已经干净的餐盘,视线有一点恍惚。
【会找到的。】杰克也不太清楚这样的话有没有什么深意。或许他只是希望萨贝达能找得到归宿,或许他也在觉得萨贝达早就不再需要他。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一定会。。】
他从萨贝达的眼神里读出了不解的意味,也许他只是过于悲伤了。【没什么。】难以抑制的头痛让他突兀的离开餐桌,没有多久卧室的门被粗暴的关上。
门后,瘫倒下来的身影早已失去了绅士的矜持,他现在只是个懦弱的孩子而已。杰克好像理解了他为什么如此希望萨贝达留下。他有他从未拥有的东西。似乎每一日他都在繁忙的应付生活,但真正迷惘的也是他啊。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只是为了那个人不再出来而已。荒谬,荒谬至极。。。他开始慢慢地失去意识,直到身后的温暖讲他拉回现实。
TBC。

评论(9)

热度(13)